付莉娟:走进另一个家 | 个案案例

原创 admin  2018-12-03 20:28  阅读 3 views 次

一、案例背景
(一)接案来源及原因
来源:社工家访了解需求后主动跟进。
原因:社工在与案主及其家人座谈中了解到案主因主、客观因素在人际交往、社会融合方面存在一系列的困扰,急需外部力量介入,帮助案主继续社会化。
(二)个案基本资料
案主姓名:媛媛(化名)
案主性别:女
案主年龄:18
跟进社工:付莉娟
(三)个案背景资料
家庭情况:媛媛所处的家庭环境相对复杂,家庭结构属于典型的主干家庭。媛媛自小与姥姥姥爷及父母一起居住,共同生活。姥姥姥爷均已年过七旬,患有风湿、脊椎炎等老年疾病,需长期服药治疗;母亲则患有轻度癫痫,经相关部门筛查确定为精神残疾人,生活自理能力较弱;父亲几年前因醉酒已故;媛媛患有先天性肢体残疾与语言障碍,一年前从随家人从新城拆迁至此,家庭关系和谐,互动模式以“保护型”为主,家庭经济来源主要依靠低保及老人养老金。
生理情况:根据现有资料显示,媛媛属于先天性多重残疾人,肢体发展不协调,尤其是四肢部位,综合行动能力较弱;语言表达也存在障碍,吐字不清,人际交往受到了极大限制。但是,媛媛自小帮助家人分担家务,自理能力较强,能够照顾自己的日常生活,比如简单的洗衣做饭、打扫卫生等,平时也帮姥姥姥爷整理衣物,是一位实力“居家小能手”。
心理情况:媛媛性格内向,属于典型的黏液质女生,害怕与陌生人交流甚至拒绝出门,一则受新环境的影响,没有固定的同辈群体,失去了之前要好的伙伴,难以重新接纳新伙伴。二则长期居于室内,对手机、电视形成了依赖,缺乏对外界的好奇。三则案主自尊心较强,沟通困难,易产生自卑感,恐惧他人的眼光与关注。在认知方面,具有清晰的逻辑思维能力,反应灵活,举止得体,在家人面前无拘无束,是一位能干的“小大人”。二、需求预估
问题界定:通过前期与媛媛本人、家人及邻里交流,结合多方面的信息收集与分析,媛媛目前最紧迫的需要在于消除心理障碍,建立自信,勇敢地走出家门,正常社会化。因此社工将问题定位为---非理性信念的排除与人际关系的拓展,即勇于走进社会大家庭。
案主意见:从案主角度来讲,她渴望陪伴与关爱,但是基于非理性认识,对外界持有强烈的抵触心理,包括对社工的介入也呈被动状态。不过,案主的家人对此非常支持,并极力鼓励媛媛主动参与。
可利用资源:社工本身就是一种间接性资源,包括兴趣爱好、性格特征等;案主家人,信任基础上的鼓励更加可靠;社区大环境。
三、目的与计划
终极目的:通过社会工作者的介入,排除案主内心的非理性信念,缓解案主目前封闭性的心理状态,鼓励案主走出家门、接触社会、实现正常社会化,改善其单一的生活状态,促进自我实现,产生积极的成长心态。
具体目的:鼓励案主至少参与两次外出活动;在社区内为案主寻找一位好朋友。
服务计划:具体服务分为以下几步:
第一步:建立案主信息资料库,准确掌握案主信息。
第二步:通过上门座谈,心理疏导与案主及其家人建立信任关系。
第三步:鼓励、陪伴案主外出活动,包括外出就餐、参与社区活动、童年走一走等。
第四步:好朋友寻找,建立稳定的朋友关系,好朋友约会。
第五步:服务效果巩固,后期跟进。
四、介入行动
第一次介入:初次介入,社工以建立关系为出发点,聆听案主的家庭故事,适当进行自我披露,拉近心与心的距离。
我记得,刚开始交谈的时候,姥姥坐在我旁边的单人沙发,阿姨坐在对面的小木凳子上,媛媛站在我斜对面的墙角,正好躲在姥姥身后,时而偷偷看一眼我,时而玩玩手机,略显紧张。交谈过程中,我多次尝试用肢体语言唤她坐过来,而她总是坚定地摇摇头。大概过了二十分钟,可能是腿困了,媛媛缓缓地移动了一下,便顺着墙角蹲下了,那时我正在给姥姥分享我爷爷奶奶换季时风湿发作的苦恼.....感觉机会来了,我边聊边移动到媛媛身边,和她一起蹲着,故事从这里开始,原来她喜欢“张杰”,歌星张杰,所有的抵触与不接纳似乎都从这个点开始缓和了,因为我们有了共同话题......后来握手、互换手机、分享歌单、达成约定,在姥姥和阿姨的见证下拉钩承诺。她笑了,我们都笑了。
以案主的爱好“听歌”和偶像“张杰”为介入点,初步的专业关系基本建立。社工与案主约定,下次见面社工实现案主的心愿,即帮她准备歌星“张杰”的照片一张,案主接受社工的建议,一起出行,走出家门,去看另一个家。
第二次介入:在第一次介入的基础上,遵循彼此之间的约定,社工为案主准备礼物,即张杰照片以及小水果。同时回顾上次互动达成的约定,并交流接下来的服务计划,在双方意见达成一致后,社工带领案主外出,在小区内散步、参加社区内残疾人小组活动。
我记得当我拿出“张杰”照片时洋溢在她脸上的笑容,我记得她要兑现承诺跟我出门时的不情愿又不得不履行的无奈,我记得来到活动中心她看到钢琴、手工画、跑步机都想试一试的欣喜,我记得参加小组活动面对其他组员时她的惶恐与不安,我记得她拉着我的手说:“你坐这”,然后满意地点着头.....那时,我便知道“我走进了她,她走进了我”。
第三次介入:通过前两次个案服务,社工与案主已经建稳定的信任关系,此次服务社工与案主约定各自自行到达特定地点会面,一则锻炼案主独自出行的能力,二则使案主能够更加理解“约定”。另外,鼓励案主继续参与小组活动,认识家人以外的伙伴,逐渐建立新的朋友圈,同时认识新朋友张某。活动结束后,恰逢飘雪,案主与社工一起打雪仗,共筑童年梦。
第四次介入:根据服务进度及效果,案主已找到相对稳定的朋友,而小组活动则是加深案主与朋友张某情感的重要措施,因此,社工与案主约定,一同参加小组活动,增进互动。另外,案主因多方因素导致社会融合少,极少外出就餐,因此社工与案主约定,在案主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,可选择性进行外出就餐。社工在寻求案主的意见时得知其想喝奶茶,便在本次个案服务时间与案主一同前往华莱士就餐,体验外出就餐的欢乐,学习餐桌礼仪。最后,社工告知案主服务的进展情况及目标完成情况,为结案做准备。
我记得三天未见,她冲过来抱住我笑了很久,我记得一起去华莱士就餐她看来看去跳过了最贵的,我记得聊到未来她开始调侃“男朋友”。
.....
“媛媛,来,我们聊个正事,如何?”
“嗯嗯,什么?”一边喝着奶茶,一边看向我。
“你看,咱们媛媛现在这么积极地参加小组活动,平时也可以自己外出买菜,自己散步,而且还认识了新朋友,是不是?”
“嗯嗯......”一边回应一边点头。
“那以后媛媛要更主动哈,多和张某玩,一起......一起......”
“你呢?”她看着我问道。
“姐姐以后还是会来看你,我们也是好朋友,只不过不会像最近这么频繁。”
“为什么?”
.......
整个对话下来,我感受到了她的满足,也感受到了她关于结案的态度,即留恋与逃避。
第五次介入:通过前四次服务,针对案主的服务目标基本已实现,即案主在个案服务期间外出融合四次,认识新朋友张某,且能够主动积极参与社区活动,建立了自信,更加勇于表达,在小组活动中多次获得奖品。所以,本次服务旨在结束个案服务,完成个案评估。
“那好,咱们的服务评估就完成了,记得答应我的事......”
“你来不来?你不来我就不来。”媛媛笑道。
“嘿,敢威胁我....哈哈”
就这样,媛媛走进了另一个家。
五、服务评估
评估方法:工作者与案主访谈;工作者与案主家人访谈;工作者过程记录;案主改变程度;案主服务成效自评等。
结果评估:通过为期一个多月的服务,逐渐消除了案主对外界的恐惧,从被动到主动,从他人陪伴到独自出行,从沉默到积极表达,从心理上克服了非理性信念;另外,寻找到了一个固定的社区内的朋友,认识了社区内多位朋友,拓展了人际交往。服务目标基本实现。
过程评估:本次个案服务的难点在于初期信任关系的建立,在通过个别化方式取得信任后,服务效果明显提高,不论是那种形式的服务,不论是那种方式的交流,都是特别顺利和圆满的。当然,服务目标的实现是多方合作的结果,对于不同的角色有不同意义,社工也通过此次个案积累了经验,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专业的实用性。六、结案
结案原因:服务目标实现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dxjyj.com/25966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转载文章,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